四方美食【一】资阳味道

作者学伟

图片网络

小时候,我很多东西是不吃的,葱,姜,蒜,花椒不吃。蔬菜中的洋葱,韮菜不吃,甚至连核桃也不吃,认为有一股涩

味。苦瓜就更不吃,认为有...


<p>  作 者 学 伟</p><p> 图 片 网 络</p> <p>小时候,我很多东西是不吃的,葱,姜,蒜,花椒不吃。蔬菜中的洋葱,韮菜不吃,甚至连核桃也不吃,认为有一股涩</p><p>味。苦瓜就更不吃,认为有苦味,母亲说是清热的,吃了好!于是母亲就将苦瓜切片,用盐码了,再挤去苦水,这样一来可以吃下了。可是真正的好东西苦瓜汁就没有了。人到中年需要降糖才知道苦瓜汁的好处。</p><p><br></p> <p>十六岁下乡当知青的时候,生活艰苦,劳动強度大,没有什么吃的,一天到晚都感到饿,就什么都学着吃,最后就什么都要吃了。</p> <p>我下乡的地方在四川的资阳县,生产队离县城也有100多里路。资阳靠近成都属丘陵地带,再往北走就是简阳。简阳已经开始呈现出平坦的地势,再向北那就是一马平川的成都平原了。</p><p><br></p><p>资阳县是个农业县,田少土多,大多数的土地都是沿着小山一块一块的向上盘。从1958年的“大跃进”开始,树木就被基本砍光,连山顶都是一块块的土地。主要产什么呢?主要产红薯,大米次之。红薯又称“红苕”这是四川的叫法,那是第一大产量。两山之间的平坝处才有田,所以辛苦一年到头,谷子能分100多斤就是最好的事情。资阳农村的人要谈婚论嫁就先让媒人到男方家看看有几间瓦房,看看石板嵌成的米柜里有多少米。由此看出这家的家底有多厚。</p> <p>红苕多也是好事,甚少饿不死人,红苕含淀粉特多,人吃不完就喂猪,因此资阳多产生猪。我们每个知青一年能分2000斤红苕。不管吃干吃稀,饭中必有红苕。红苕刮油,肚子饱了,可嗓子直涌酸水。于是大家最想吃猪肉。在那个年代猪肉是很紧张的,城里人凭票供应,每月有半斤一斤的就欢喜得不得了。农村人喂的生猪是要送到乡里交公的不能随便吃,交完了猪,领了钱,回来的扁担上能挂着一点猪杂碎,那就是一家人最快乐的时候。</p> <p>当年,我们这些知青赶场要到丹山镇。第一件事就是到邮局看看家里有没有汇款单。钱不多,每月家里能有5一7元钱寄来。钱一到手自然是一番喜悦。同来的知青也跟着一起快乐。先到镇上唯一的一家大馆子坐下。</p> <p>所谓的大馆子与今天不能相比,门面大,屋中就是一些黑乎乎的方木桌,长条凳子,光线也不好。从屋梁上射进来的光线照在梁上挂着的那一排排黑啾啾,脏兮兮的老腊肉上引得我们喉咙骨节上下移动,很有些吃肉的欲望。</p><p><br></p><p>靠门的几张桌子能采光,却紧靠灶台,灶台的上方是粗粗的,园园的横梁被烟熏火缭的变得黑油光光。</p><p><br></p><p>跑堂的来问:″吃点什么?" “来10碗杂酱面,5份炒猪肝。” 知青需要大补一次了。一份炒猪肝3角钱。一碗杂酱面1角钱。面好吃,猪肝更好吃。只见那厨师先勾一点芡,再放一点精盐,抓捏好生猪肝,油烧得冒烟,仿佛要起火,猪肝下锅,火光一片照得光头厨师的脑门红光闪闪。厨师翻抖炒锅,再将配料放入锅中。锅铲发出一片声响,厨师将炒锅一抖,炒的猪肝腾空跃起又稳落锅中,起锅前再放一把绿的葱花,铲子再翻动,手起锅斜,炒好的猪肝就冒着热气落在瓷盘中。此菜又叫:十八锅铲。意思是火旺油燃,翻动快,锅铲在锅中只翻动十八下,炒得刚断生,吃起来才鲜嫩。那味道不摆了,只一个“霸道”了得。</p><p><br></p><p><br></p> <p>炒猪肝</p> <p>资阳还有一道吃食很好,那就是"资阳抄手"。在资阳县城中心,东方红旅馆的右边临街的一家铺子里。回家探亲路过县城的知青们就要去吃一碗抄手。这家抄手皮薄馅多,味鲜,特别是汤汁用猪骨头熬制成雪白的汤。吃了抄手再舀一碗汤汁放点葱花,真是妙不可言,喝一碗免费骨头汤,真安逸!然后,知青们就慌慌地往资阳火车站跑,晚上有一趟列车到重庆。现在这家资阳抄手馆早已拆掉,不见踪影了。</p><p><br></p><p>下乡三年好像最有记忆的就是老腊肉,炒猪肝与资阳抄手和临江寺的豆辦了。</p> <p>炒猪肝</p> <p>炒老腊肉</p> <p>豌杂面</p> <p>作者简介:谭学伟,西南师范大学汉语言文学专业毕业。从重庆理工大学退休。曾当过知青,工人,军人。业余爱好:读书,写作,绘画,书法,音乐,古玩及手工工艺。</p>

加载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