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实录:与部长面对面

中国实录:与部长面对面11月07日22:31我们的大型系列节目《中国实录——省部长访谈》自播出以来,受到了观众们的普遍欢迎,通过与这些省部长的近距...



中国实录:与部长面对面 11月07日 22:31
  我们的大型系列节目《中国实录——省部长访谈》自播出以来,受到了观众们的普遍欢迎,通过与这些省部长的近距离接触,我们可以全面而又生动地了解到这些年来我国各行各业各地区的改革成就。今天的节目我们再对几位部长访谈的精彩片段进行回顾,这几位部长是对外贸易经济合作部部长石广生、卫生部部长张文康、国家税务总局局长金人庆、国家审计署审计长李金华、信息产业部部长吴基传、国家统计局局长朱之鑫,和时任交通部部长的黄镇东。

  在我们访谈的7位部长中,有2位的工作经常与数字打交道,这就是国家统计局局长朱之鑫和国家审计署审计长李金华。

  有人说,对于中国这些年发生的变化,最有发言权的就是国家统计局,那些密密麻麻的数字记录了我们国家这些年经济发展的轨迹。国家统计局局长朱之鑫告诉我们,这些数字都与我们百姓的日常生活密切相关,身为统计局长的朱之鑫在生活中有一个习惯,随身携带计算器,别人报给他的数字他都要再算一算,他说统计工作最重要的就是严谨,为了让数字分毫不差,这些年统计部门还开展了一项卓有成效的工作,这就是对统计数字挤水分。

  
随身带着计算器的统计局局长——朱之鑫


  朱之鑫,共和国的同龄人,他习惯于在办公室的会议桌上批改文件,他说老板桌官气太重。

  他对统计的认识是从读懂一本500多页的中国统计年鉴开始的。

  他常说,统计人员要有不唯上、不唯书、只唯实的唯物主义精神,要一丝不苟、精益求精。


  曲向东:我们看到,新华社有一篇文章说,湖北省通过改革统计方式,国内生产总值缩水了800亿,其中有一个县的GDP(国内生产总值)比上年减少了46%以上。 那么作为国家统计局,包括地方的统计部门,它怎么样去采取一些办法,去挤掉地方政府可能存在的一些水分呢?

  朱之鑫:这个水分呢,有一些是长期积累的。不要小看我们统计方面挤水分的这种能力。

  曲向东:那么经过这么多环节之后,您能不能很有信心地拍着胸脯说,我们的数字一点儿问题都没有。

  朱之鑫:我不敢拍胸脯说一点儿问题都没有,当然我可以拍胸脯讲,对于中国的统计数字,或者是一些宏观的数字,我可以讲,基本上还是准确的。

  曲向东:作为国内外的机构,特别是国际上的机构,有多少机构在采用我们的数字。

  朱之鑫:现在应该来说,世界银行就采用我们的,IMF(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也采用我们的数字。

  曲向东:国际货币基金组织。

  朱之鑫:最近美国有个教授叫克莱因,也是一个诺贝尔奖的(获得者)。他就写了一篇文章,中国的十几项指标,经过他的测算,和GDP的增长是一致的。

  曲向东:今年上半年中国经济增长,应该是7.8%,这是我们现在得到的数字,这个数字应该说是比较高的,那么您能不能预计一下,下半年我们增长的数字会是多少?

  朱之鑫:现在7.8%左右的速度。

  
李金华:“八不准”廉洁审计


  如果说统计局局长朱之鑫是一个最会计算数字的人,那么国家审计署审计长李金华算得上是一个最会给数字挑错的人。每年我国的财政支出高达1万多亿元人民币,每一笔钱是怎么花掉的,花得合适不合适,李金华心里必须要清楚。有这样一组数字可以表明这几年审计部门的工作成效,在国务院53个部门和直属单位中,1999年有43个部门挤占挪用财政资金,平均每个部门7200多万;2001年有39个部门挪用财政资金,平均每个部门1300多万。李金华审计长告诉我们,这些年审计部门能够进行有效的监督靠的是他们的八不准方针和敢于碰硬的工作作风。

  沈冰:既然各个部门都支持你的工作,你为什么总是在审计工作中强调敢于碰硬?

  李金华:这一点我是不含糊的,只要他们发现问题,我想尽一切办法,全力以赴、全力支持,把问题基本查清楚。

  沈冰:还有一些比较软的手段,比如说送礼、好好招待你们,我们的审计工作人员会不会抹不开面子?

  李金华:审计员到被审计单位,必须跟被审单位一切关系全部切断,所以从1999年开始,我们审计署建立了一条审计纪律,叫做“八不准”。

  沈冰:不准什么?

  李金华:我简单给你讲,不准由被审计单位安排住、安排吃,不准接受被审计单位宴请或者各种礼品、纪念品,不准参与被审计单位各种联欢和其他的一切娱乐活动,不准无偿使用被审计单位交通工具和办公用品,不准在被审计单位报销因公、因私的任何票据,不准向被审计单位提出与审计无关的任何要求。

  沈冰:我在这边看得很清楚,审计长绝对不是背出来的,是非常熟的。但是里边有一些条件听上去很苛刻,比如说人家表示一下友好,有一个联欢,或者有时候表示一下友好,招待吃饭,这些都不允许,是不是太严了?

  李金华:我可以坦诚地说,我心里也很矛盾,要求很严我觉得有时候不近人情,审计工作人员很辛苦,但是不这样要求,队伍会向什么方向发展,审计能不能做到客观公正,整个社会能不能有一种人信得过的权威性,我觉得这是我们应该考虑的事情。所以对队伍的严格要求,特别是保持审计队伍的独立性,我觉得这一点不能有任何的犹豫,所以我说这是“高压线”,谁也不能碰,碰了是不行的。

  沈冰:你的目的是什么?

  李金华:我们的目的就是要经过不断审计纠正经济领域法律法规的问题,提高经济管理水平,提高财政收益,这是我们的最终目的。

  
金人庆:筑起一道金税工程


  除了统计局局长朱之鑫和审计署审计长李金华,还有一个部长对数字也是非常敏感,这就是国家税务总局局长金人庆。三年时间我国税收实现了三级跳,1999年突破亿大关,2000年达到亿元,2001年超过亿元,金人庆局长说每一个税收数字后面都有着许多感人的故事,这些年我国税收的大幅增加主要得益于这些年我国经济的快速增长,同时这些年税务监管措施的加强也大大遏止了偷税漏税现象的发生。

  记者:我这专门借了一张发票,这是借来的,我就看不懂,这有一堆密码,这个密码是给谁看的呢?我拿着这个,当时还问了拿发票的。

  金人庆:这个发票增值税的防伪税控票。这是我们航天工业总公司做的一个贡献,把这个发票上的这些内容,它还原为83个密码。这是密码,这个密码反映了这张发票的每一个这里面的所有的内容。

  记者:只有这个税务部门能够破译这个密码?

  金人庆:对,我有仪器,我有这个认证的仪器,通过扫描仪来判断这张发票是真的。这就叫增值税的防伪,所以我们这个就叫金税工程,就是加强增值税的管理。

  记者:金税工程实施到现在,增收了多少?

  金人庆:我估计一年就是几百个亿。我们严格按税法办事,叫依法治税,把100万个税务干部管住。

  记者:我记得在1998年,首次完成税收增收1千亿元的时候,您当时潸然泪下。我当时就有一种体会,非常烦琐的枯燥的数字后面,有着太多的故事,1998年到现在5年的时间已经过去了,这5年当中,您有没有想落泪的时候?

  金人庆:男儿有泪不轻弹,所以男人不能老掉泪。我坦然说,不是为了完成一千个亿特别高兴,这是我应该做的,但是完成一千个亿,我的100万税务干部,确实为它付出了非常大的艰辛。

  记者:这五年工作当中,您最满意的是哪一项?

  金人庆:我们国家的税收,这十几年来翻了两番,1993年我们是三千个亿,到1997年,八千个亿。从1998年到现在,又翻了一番,我估计八千个亿到今年年底,大概是一万七千个亿左右,又翻了一番多。

  
吴基传:海外上市 推船入海


  在7位部长中,有两位部长与距离这个词关系最密切,这就是信息产业部部长吴基传和时任交通部部长的黄镇东。目前,黄镇东已经到重庆市任市委书记。

  现在靠着通讯与网络,人与人之间的距离真的是缩短了,有数据显示,目前我国固定电话超过2亿户,移动电话达到1.85亿户,互联网用户达到4000多万户。在吴基传担任信息产业部部长这4年里,我国的信息产业经历了邮电分营、政企分开、电信重组、开放市场、海外上市等重大发展,用几年的时间走过了发达国家几十年才能完成的电信改革历程。在访谈中,吴基传部长认为这些年电信行业取得了很多的成绩,但让他最高兴的是电信企业海外上市。

  吴基传, 1937年生于湖南,从1955年跨进北京邮电学院的大门那天起,吴基传就将自己和信息产业联系在一起。1998年信息产业部成立,吴基传开始担任部长。

  主持人:吴部长,我们这里给您准备了从邮电部到信息产业部您在任的这些年电信改革的一些大事。您能不能给我们选择一个哪一件事在您的印象当中印象最深,对您的影响最大。

  吴基传:我觉得这里头还是中国电信在海外市场上市这件事。

  主持人:这是吴部长一个毫不犹豫的选择。为什么中国电信海外上市会有这么大的影响?

  吴基传:我觉得是这样,当时1997年的时候,电信整个的体制还没有改,还是一家经营的时候。电信海外上市,这对于电信业走向国际市场,用国际上的现代企业制度来改造我们的传统产业,是一个很大的尝试。我觉得这是一个影响比较大的事情。

  主持人:吴部长,能不能给我们汇总地算一下中国电信、中国移动或者中国联通这几年、这几次海外上市一共拿回来多少外资?

  吴基传:一共是200亿美元,而且后来发债还不算,最近几年中国移动发债以后又收购了八个省的移动公司。我觉得上市一方面是从股民那里筹集资金,更重要的还是改革我们自己的管理机制。

  我国电信领域的改革始于1994年7月,中国联通公司的成立,打破了电信业40多年来由一家垄断的局面。但是由于当时中国联通的业务范围有限,规模过小,电信市场的有效竞争并没有形成。因此,1999年新一轮电信改革、重组开始酝酿。2000年5月,信息产业部正式对中国电信拆分重组,原中国电信拆分为中国电信、中国移动和中国卫星通讯公司,寻呼业务并入联通公司。政府又分别给网通公司、吉通公司和铁通公司颁发了电信运营许可证。中国电信市场出现了“七雄”并存,市场竞争的格局基本形成。2001年12月,国家再次对整个电信运营重新布局,决定将中国电信再次分拆为南北两家——中国电信集团公司以及中国网络通信集团公司。经过此次改革重组,我国电信运营商出现了中国电信、中国网通、中国移动、中国联通、中国铁通和中国卫星通信集团六家运营商共存的局面。

  主持人:我们也注意到国产手机在最近一年实际上有一个飞速的发展,它的市场占有量已经很大了可以说和进口手机已经有一拼了。

  吴基传:现在我们的信息产业、产品制造业已经成为了国家的一个支柱产业。今年,我可以告诉你一个数,我们今年1到7月份的出口仍然是态势很高,而且产业的增长速度也是两位数。我们现在信息产品的出口占整个出口的24%,量很高,占了很大的比例,所以说,这就说明信息产业已经成为一个支柱产业了。把信息产业的发展、电信业的发展,落在实际的基础上,而不在那些泡沫上,这是我们能够取得今天这么好的形势的一个重要原因。

  
卫生部部长 张文康


  在我们访谈的部长的工作中,与百姓生活关系最为密切的应当是卫生部,与四年前相比,卫生部部长张文康添了不少白发,为了13亿人的健康,他正带领他的600万大军进行医疗体制的改革,他们的目标是尽快在农村建立基本医疗保障体系,在城市尽快建立社区医院。

  张文康,1940年出生,1962年毕业于上海第一医学院,1998年起任卫生部部长。

  主持人:现在的社区卫生服务面临着很多困难,它们以后能坚持下去吗?

  张文康:首先我要说呢搞社区卫生不是一个权宜之计,不是为了医院转轨,是我们卫生服务体系的一个改革,甚至说是一项革命。我们已经有308个城市开展了社区卫生服务,我们现在全国已经有9千个社区卫生服务的点。2010年基本建立,也就是基本上在所有的城市,要建立社区卫生服务这个体系。

  2000年,国家开始推行城镇医疗卫生体制改革。改革的总体目标是“用比较低廉的费用提供比较优质的服务,努力满足广大人民群众基本医疗服务需要”。

  为实现这一目标,城镇职工基本医疗保险制度改革、医疗卫生体制改革和药品生产流通体制改革等三项改革同步推进。随着药品集中招标采购等具体改革措施的实施,医疗费用快速增长的势头得到了遏制。同时,开展社区医疗服务成为向患者提供优质、廉价基本医疗服务的主要途径。到2010年全国所有的城市建立社区卫生服务体系后,城镇职工就医将基本形成“大病上医院,小病找社区”的格局。

  主持人:我记得您小时候也在农村生活过对吗? 您感觉他们现在看病是不是还挺难的?

  张文康:我坦率地说还很难。

  主持人:实际地来讲,我们可以算一笔账,您刚才也讲了8.7亿农民,那假如说让每一个人真正都享受到最基本的医疗保障的话,您估计需要多少钱?

  张文康:农民看病呢,我们希望每个农民能够有40块到50块钱,那么他就可以得到最基本的医疗保障。我永远不会忘了那几个场景。有一个农民,是曾经捕鱼的一个农民,他四肢都僵直了,他的三个子女都辍学了。我简直是抑制不住要流眼泪,我不会忘记这个家,之所以我告诉我的同志,我不跟你们讲太多的道理。你只要下去,你就受教育,你就感到一种责任。这也是中央要求我们做的。就是说他没有钱,我们也要给他基本的医疗服务。

  
对外贸易经济合作部部长 石广生


  前不久,世界贸易组织发布预测,认为今年全球贸易的增长率是1%,而今年我国1至8月的进出口贸易增长率是16%,引进外资的增长率是23%,对外贸易经济合作部部长石广生说我国已经是名副其实的贸易大国,但我们的目标不只是做大,还要做强,我国的对外贸易正在发生从量变到质变的转化。

  石广生,1965年从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毕业后,1986年石广生进入当时的经贸部,1998年3月起任外经贸部部长。

  主持人:我们国家在世界进出口贸易当中排名到2001年是第6位,这是不是可以说明,我们国家已经跨入了世界贸易大国的行列当中?

  石广生:这个数字可以说明现在我们国家已经成为世界贸易大国。在1989年的时候,我们对外贸易额是很小的,到了去年年底,我们全年的贸易额达到5098亿美元。

  主持人:这是个什么概念?

  石广生:4.6倍,是1989年的4.6倍。年均增长13.6%,这大大高于世界贸易的平均增长率。不仅如此,它的结构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主持人:是怎样的变化呢?

  石广生:商品结构的变化。过去我们实现了由初级产品、原材料产品为主转变为加工制成品为主,现在我们又以初加工的产品向高精尖的加工产品来转移,这是根本性的变化。

  主持人:我们国家的吸引外资方面在对外开放之后的变化特别大,是从零开始的?

  石广生:记得1989年是34亿美元,到去年年底我们全年应为469亿美元,如果累计下来的话,是4200亿美元。

  主持人:这在世界范围内是一个什么样的水平呢?

  石广生:吸引外资我们现在的规模在全世界是发展中国家中最多的吸收外资的国家。

  主持人:咱们加入世贸组织已经差不多9个月,快一年了,您会不会还经常回想起当时签字的那一刻?

  石广生:当然也回想。

  主持人:其实当时是很激动的是吗?

  石广生:为国家非常激动。特别是我看到顺利通过,看到那么多的部长发言,那么多部长向我表示祝贺,世贸组织的历史上很少有这种场面。

  主持人:讲到加入世贸组织,在加入之前我就听到过两种说法:一种说加入之后,应该是先甜后苦;还有一种说应该是先苦后甜。那现在加入快一年了,您觉得您品尝到的是甜还是苦?

  石广生:还是要准确的说法,就是我们加入世贸组织既有机遇、也有挑战。

  主持人:咱们感受到这种机遇了吗?

  石广生:当然感受到了。这种机遇和挑战是长期的效应及结果,不可能当年就有很大的效应,很大的机遇,有很大的挑战,不可能的。我们早就说过,我们不要把加入世贸组织当成解决我们问题的灵丹妙药,也不要把加入世界贸易组织视为洪水猛兽。

  到今天,我们大型系列节目《中国实录——省部长访谈》就全部播完了,在节目播出过程中,不少观众通过各种方式表达了他们的观后感,肯定了我们的报道形式,我们感谢大家的收看。同时提醒一下大家,在央视国际网站上我们有报道的详细内容,你可以随时登陆查阅。今天的节目就到这里,感谢收看。


责编:刘琼


加载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