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勇敢者的运动:冬泳

哈尔滨冬泳被中外游人称为“勇敢人的运动,因为它同长江以南不结冰地区的冬泳截然不同,是在松花江近l米厚的冰面上凿出的方池里进行游泳,确切地说应称为“冰泳”。一、冬泳的...


哈尔滨冬泳被中外游人称为“勇敢人的运动,因为它同长江以南不结冰地区的冬泳截然不同,是在松花江近 l米厚的冰面上凿出的方池里进行游泳,确切地说应称为“冰泳”。

一、冬泳的兴起

20世纪20年代至50年代初,居住在哈尔滨的信奉东正教的俄国侨民每年 1月19日(俄历1月6日)都要在松花江凿冰池进行冰上洗礼,但那是宗教仪式,而不是冬泳。

哈尔滨人破冰冬泳始于20世纪70年代后期,是群众自发搞起来的。

1976年初冬封江后,哈尔滨市蔬菜公司干部潘建章同另一名游泳爱好者周茂林在带着冰碴的清沟里还在游泳。转年早春和初冬,他俩又砸开较薄的冰下去游,引来许多围观者。两人破冰游泳的情形被人拍下来,刊登于1979年11月20日《旅行家》杂志上,说明写道:“雪后的松花江畔,气温零下十九度,水温零下两度,潘建章、周茂林下江游泳。”这是宣传哈尔滨人在低温下游泳的最早的图片和文字。

1978年 3月16日,游泳爱好者香坊服务局的连有光和哈尔滨冶金测量专科学校教师王克明过江时,连有光不慎掉进冰窟,爬上来后说江水不怎么凉,还行。正是塞翁失马,焉之非福,第二天,他俩便到江边找漏水地方将冰砸开,入水洗浴。受此影响,破冰冬泳者有所增多。

1980年11月 1日,市总工会所属的工人江上体育俱乐部的活动科副科长陈恩龙上班时,见单位门前有几人在凿开的冰窟中游泳,便联想到过去俄国侨民在松花江上的冰上洗礼,觉得冬季的松花江上活动很少,他们的这种行动应当支持,于是便上前询问了有关情况,并说:明天我找人砸冰,你们多组织几个人来游,再请报社给宣传宣传。 2日中午, 9名冬泳爱好者连有光、谢诚、王克明、赵凯、杨千、郭慎为、桂景书、潘建章和惟一的女性李玉玺陆续来到俱乐部门前,陈恩龙从单位拿来镐、斧,大家砸开约20平方米的冰面,而后穿着泳衣跳下去,有的游十来米远,有的游二十米远。这是哈尔滨第一次有组织的冬泳活动。

应邀前来的工人江上体育俱乐部主管单位市总工会体育部的竞赛科科长孙立增和《哈尔滨日报》的体育记者富振忠及摄影记者王志立观看了这次冬泳的全过程。

3日,《哈尔滨日报》在一版配照片刊发了《九名游泳爱好者迎寒冬泳》的当日新闻,报道了“记者在九站看到9名男女同志身着游泳衣裤,踏着白雪覆盖的江岸,跃入零下一度的冰凌晶莹的松花江中”的新闻报道,并点出了冬泳者的名字及所在单位。这是地方新闻媒体最早对冬泳的报道,也是哈尔滨“冬泳”一词最早在媒体上出现。

1983年10月24日,游泳爱好者罗建宇、范学坤、陈国华、赵凯和工人江上体育俱乐部主任张涛写了一份冬泳倡议书,建议把游泳爱好者组织起来,破冰冬泳,得到了市总工会和市体委的支持。12月 3日,哈尔滨市冬泳协会宣告成立,理事长是哈尔滨市委顾问姚学融,副理事长罗建宇、范学坤、傅宝善、李安才、陈国华、赵凯、潘建章。他们有市总工会和市体委的领导,也有游泳爱好者。秘书长由工人体育俱乐部主任张涛担任。冬泳协会成立的第二天,即12月 4日,工体俱乐部便组织人力在其所在的九站附近松花江主航道冰面上开凿出20米长、10米宽的浴场,用冰块砌成围墙,垒起跳台,市总工会出资购买一幢30平方米的活动房置于池边供冬泳者更衣、休息。

12月 7日,哈尔滨的第一个人工冬泳浴场 -- 职工冬泳浴场正式开放。从此,哈尔滨的冬泳由群众自发的行动变成了有组织有领导的冬季群众性体育运动,生活在高寒地区的哈尔滨人开创了一年四季畅游松花江的新纪录。

加载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