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衣警察自称实力派演员:努力让自己不像警察

如果哪天,街上有两个人扭打在一起,当其中一人突然亮明警察身份时,大伙能不能上去帮帮他呢?那是便衣警察在抓歹徒。昨天,杭州特警支队便衣警察大队...


  如果哪天,街上有两个人扭打在一起,当其中一人突然亮明警察身份时,大伙能不能上去帮帮他呢?那是便衣警察在抓歹徒。

  昨天,杭州特警支队便衣警察大队挂牌成立。主要担负打击重点区域的“两抢一盗”和街面犯罪行为。今后,就专门有这么一批警察,以便衣的形式出现在大街小巷,守护在市民身边。

  “表里不一”的便衣

  小陈说,从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混”到这个队伍里来。不过,当警察是他从小就有的愿望。

  2005年,小陈从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毕业后,成了杭州市特警支队的一名警察。小陈在学校里学的是通信专业,他可能就是我们平常电视里看到的,警察队伍里那种对计算机或者对通信设备超级有研究的高手吧。很酷、很炫。

  小陈进门的一刹那,大家心里“咯噔”一下,这哪像个警察。穿着一件短夹克,一条牛仔裤,一双棕白相间的“阿迪达斯”运动鞋。走路很随意,没有警察的挺拔和英姿,还有他的那双眼睛,小小的,似乎还一大一小。不过,特有神。

  但是,这对现在的小陈来说,恐怕是对他最好的评价。他正在努力让自己变得使大家感觉他不像个警察。因为从昨天起,他就正式成为一名便衣了,属于昨天刚刚成立的杭州便衣警察大队的一员。

  小陈昨天穿的夹克上,有几个形象化了的“星”和“杠”,这种衣服,一般“军迷”、“警迷”比较喜欢穿。这说明,他骨子还是一名警察,还是喜欢穿警服,只是因为工作原因,他说以后穿警服的机会就不会像以前那么多了。

  便衣更像一名演员

  便衣是什么样的?随便穿件衣服就行了吗?小陈说,不是这样的,便衣更像一名演员,而且是“实力”派的。

  所以,在便衣警察大队成立前的两个月,小陈和队友们边执行任务边练演技。“回到队里就跟队友切磋、总结。走路像不像?神态像不像?眼神到位了没?”小陈说,这很痛苦,特别是最初的时候,非常别扭,怎么看怎么都不像,虽然穿着上没什么区别,但警察就是警察,他身上有股“味”。

  “只有多练习、多学习,把那股‘味’去掉,然后随时换上需要的那股‘味’。”小陈说。

  便衣警察要扮演各种角色,所以队里会有各种各样的“工作服”。

  “你得演什么像什么。但又不等同于演员,演员演砸了,可以NG(重拍),我们要是演砸了,那不是开玩笑的,只有一次机会,只许成功不许失败。”小陈笑笑说。

  便衣很好很强大

  便衣会扮演什么角色呢?便衣警察大队的领导说,这个不好透露,你们可以自己去想。记者们就猜了,“卖烧饼的?修自行车的?擦皮鞋的?”

  领导微微一笑,很神秘的样子:“都有可能。可能就是你身边的某个人。”

  前天下午,小陈就和队友们在江干区俞樟村冲击了一个“车内窃物”团伙,抓了11人。

  “这次你们是伪装成什么角色呢?”记者问。

  小陈还是笑笑,摇摇头。“不好说的。反正那里什么人多我们就扮什么人。”

  便衣警察大队成立前的两个月是试运作期。这期间,他们已经打掉了街面犯罪团伙5个,抓了51人,其中刑拘41人,逮捕7人,劳教1人,其余的被行政拘留。

  经过前两个月的实战,小陈的演技也慢慢成熟了。“这很刺激,很新奇。”他笑着说,做便衣,他喜欢,很好很强大。

  “对不起,我是警察”

  做便衣警察,最怕的就是在执行任务时被熟人看见,把他的身份喊出来。

  小陈说,家里只有爸爸妈妈知道,别人都不知道他做了便衣。

  “如果你们在执行任务的时候,伪装成小摊贩,结果城管来抓了,怎么办?”记者给小陈出了一道题。

  “我们也跟着小摊贩们跑呗。可是执行任务可能就会受影响了。这个问题,我们倒还没想到过,得探讨探讨。”小陈笑答。

  电影《无间道》里,快结束的时候,做卧底的演员梁朝伟向上司黄秋生表示想结束卧底生涯,回到警察队伍中来,因为他是警校出来就直接做卧底的,一天都没穿过警服。

  “这个电影我也很喜欢,不过我们没电影里那么夸张,他们是卧底。但我很喜欢梁朝伟在影片里说的一句话,‘对不起,我是警察。’”小陈说,亮明身份,抓到歹徒,来上这么一句话,肯定很神气。

  背景链接

  便衣警察大队是在杭州市公安局特警支队机动二大队的建制上组建的。

  成立这样一支特殊的打击街面犯罪的警队,是杭州市公安机关针对当前街面犯罪的规律特点,对原有工作机制的深化、完善和创新,旨在形成以便衣警大队为突击,相关警种联动为依托,打防结合、公秘结合,将各类破案、打击手段进一步整合,以发挥最大力度打击、防范和震慑街面犯罪。

  便衣警察没有统一的着装打扮,没有固定工作区域和工作地点,没有统一上下班时间,坚持警力跟着警情走。(陈福 蒋航 徐佳 丁原波)

加载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