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牛陷害门”事件幕后

突然之间,伊利、蒙牛两大乳业巨头多年道不尽的恩仇纠葛再度引爆。10月19日晚间,互联网上突然盛传有关“圣元奶粉事件背后有黑手”的帖子,声称包括“圣元奶粉性早熟”事...


  突然之间, 伊利、蒙牛两大乳业巨头多年道不尽的恩仇纠葛再度引爆。

  10月19日晚间,互联网上突然盛传有关“圣元奶粉事件背后有黑手”的帖子,声称包括“圣元奶粉性早熟”事件、伊利“QQ星”及多家婴幼儿鱼油含EPA会导致性早熟等事件都是其竞争对手蒙牛公司精心策划,多名涉案人员已经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

  按照内蒙古呼和浩特市经济技术开发区公安分局的说法:网上有关伊利“QQ星儿童奶”遭遇恶意攻击一事,经公安机关侦查,系一起有预谋的商业诽谤案。目前,案件基本告破,涉案犯罪嫌疑人已被警方控制。

  警方经过为期两个多月的缜密侦查发现,这起看似商战的事件,确系“一网络公关公司受人雇佣,有组织、有预谋、有目的、有计划,以牟利为目的实施的”损害企业商业信誉案。

  伊利称被蒙牛陷害

  伊利集团公开发表声明称,公司陆续接到有关“伊利遭受竞争企业恶意攻击”事件的问询,经过核实,现对此情况说明如下:

  第一,2010年7月中旬我们在部分网络媒体发现大量攻击我公司产品、品牌的言论、报道,我公司已于7月30日正式向呼和浩特经济技术开发区公安分局报案。

  第二,经警方缜密侦查,这起利用网络媒体恶意损害伊利集团商业信誉、商品声誉的案件已被侦破,此案涉及蒙牛乳业、北京博思智奇公关顾问有限公司(据公开资料显示,蒙牛乳业总裁助理杨再飞还兼任该公司执行董事兼总经理;其副总经理赵士勇为蒙牛乳业首席顾问)、北京戴斯普瑞网络营销顾问有限公司相关人员。

  第三,蒙牛乳业儿童奶负责人安勇、北京博思智奇公关顾问有限公司赵宁、郝历平、马野等4人已于近日被检察机关正式批捕,李友平、张明2人被网上追逃。

  然而,20日晚间,杨再飞在接受本报记者独家采访时表示,其本人始终只有一个职务,那就是博思智奇的总经理,并非蒙牛乳业的总裁助理。而且,他也从未策划过上述针对“圣元奶粉性早熟”的事件。

  蒙牛的声明表示,该公司并未参与策划圣元奶粉“早熟门”一事。

  10月20日晚,新华网记者电话采访蒙牛副总裁胡苏东时,胡苏东说,安勇是蒙牛公司一名项目经理,他制造这一事件是其个人所为。蒙牛支持配合警方依法查处。

  蒙牛称“屡遭诽谤”

  “近年来,蒙牛集团曾多次遭遇诽谤与中伤,其手段极其恶劣,给我们带来了致命的打击,”蒙牛一位高管于20日晚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强调,“最近几天,蒙牛再次被诽谤的事件,让我们非常愤慨。由于此次事件中种种迹象都与曾经发生的诽谤蒙牛的‘未晚事件’极其相似,让我们不得不公开我们从未提及的旧事。”

  这位高管强调,该公司就是此类事件的受害者,包括此前的“未晚事件”和“假投毒真诽谤”事件。

  蒙牛这位高管向本报强调,当年的旧事,指的是伊利的公关公司未晚品牌(国际)传播机构2003年恶意制造的打压蒙牛“航空奶”事件。在本报收到的这份未晚事件材料中,详尽地披露了整个公关方案的过程,据说“从未公开过”。

  大意内容为:2003年至2004年发生的针对蒙牛的恶性不正当竞争案“未晚事件”,其制造者“北京未晚品牌(国际)传播机构”是伊利集团的合作公司。公安机关查获了多份伊利集团与该机构签署的合同,其中一份由伊利集团某高管签署的合同中,双方约定,伊利集团付给后者444.3万元,用以实施所谓的“伊利集团号外行动整合公关传播”,共有6次行动方案(五次得逞,一次未遂),分别是:(1)“霹雳”行动;(2)“雷霆”行动;(3)“航空奶”行动;(4)“广告标王”行动;(5)“号外”行动;(6)打击“概念营销”整合行动。合用总额高达592.17万元。

  据这份材料显示,这6次行动方案时明确提出针对蒙牛乳业的打击方针:“擒牛”、“斗牛”、“打牛”,最后把“猛牛”变成“病牛”直至“死牛”。其行动采取的主要手段是,以支付“广告费”的名义购买版面、收买记者,发表诋毁蒙牛的虚假新闻。经公安机关调查,整个行动发表文章数百篇,涉及媒体上百家。在该事件中,“未晚”总经理等3人被刑事拘留。

  20日,时代周报记者连续拨打伊利集团董事长、执行董事、副总裁等多位高管的手机,欲求证蒙牛高管所言“未晚事件”的真实性,但电话均无人接听或关机。对于这对乳业冤家多年来的恩怨情仇,个中不得不说的故事,本报将持续追踪。本报记者 胡进 发自广州

加载中...

相关文章